• 運沙

[半途而废集] 《花与魂的物语》剧本


此集如名,全都是半途而废的作品。收录了我从初中到高中所有尝试写过的小说。

《花与魂的物语》本来是我在高中毕业后与一帮同僚想出来的一部游戏作品。我们过家家般地在当时建了一个叫“OGY社”的组织,想以这个游戏作为首发作品。

作废原因:同僚各走东西。

续写可能: 可能。

《花与魂的物语》

人物对应

男主——小此木 千贺

男主妹妹——小此木 逢

女主——萩尾 枰

男主朋友——前田慎二

主谋——三轮皆我(这个名字用不用给出都是个问题)

男主爸爸——小此木 御人

男主母亲——小此木 鹰子

女主父亲——萩尾 顾

剧情简介及部分年表

千年的神脉深埋地下,几十年前神庙的意外火灾使得神脉感知这个世界的末端消殆了。 一位懂得灵术的神学者在经历了某件令其毁三观的事情后希图通过复原神脉,即让神脉实体化这种方法向神灵寻求某个解答。在几十年前神庙火灾的几个幸存僧侣的帮助下启动了名为“魂泄”的计划。

人是由肉体和灵魂共同构成的,就如同玻璃杯和杯中的水的关系一般,肉体承载着灵魂的重量,灵魂依附着肉体的形状。从出生到死亡,人所经历的是一个蒸发的过程,孩子的灵魂最满盈,老人的灵魂最枯涸。但如果放弃了缓慢老化的死亡方式而采用特殊方式使其灵魂的容量减少,即如遭遇意外的肉体创伤所构成的死亡等,那么就好似在那玻璃杯的杯壁上用锐器开了个口子,灵魂的水会迅速泄出来。此即谓之“魂泄”,及肉体受创与灵魂流出的总过程。

对于同一个人来说,不同的魂泄方式导致不同的魂泄结果。还是回到玻璃杯与杯中水的比喻上去,一把冰锥对杯壁的刺击就好比是一次可以致死的肉体创伤,但是刺击这个一次性动作并不能保证容器破碎后所产生的效果具有唯一性。即是说,不同的刺击形式必定造成不同的容器内容物的泻出效果,刺击杯的下沿使其穿透必定相比于刺击杯的上沿使其穿透更能使容器内容物充分流出。所以,对象是某一个人时,断首这种死亡方式可能会比腰斩更能使其人的灵魂脱离肉体,而换成肢解这种方式也可能会让魂泄更彻底。

对于不同的人来说,相同的魂泄方式也会导致不同的魂泄结果。本质上,所有肉体皆为空洞的容器,肉体的总表象也大致相同。但是无论这个世界上的何人与何人,都有着两点差别依据:首先,人的本源是不同的,有些人生而脾气火爆易怒,有旺盛的性欲,有些人则天性温和绵柔,不易主动。其次,每个人体都在同一秒钟呼吸着不同污染指数的空气,喝着清清浊浊的水,体验着不同的事件。这便是不间断地存储于人体脑中细胞内的万千数据,人的经历。本源和经历,其实际上便是衬出灵魂这种存在的媒介,人类彼此不同正是因为它们在质上是绝对惟一而在量上是绝对无限。而肉体这份容器,只是受到了本源的熔化炼就,再经过了经历的打磨而成的工艺品,因为本源与经历是绝对惟一并绝对无限着,所以容器同样是质上绝对惟一并量上绝对无限着。最后得出结论,每个人都拥有着与他人不同的容器模样。所以,如果一次抽肠能使一个人完全魂泄(完全魂泄的概念后面要解释,与剧情相关的重点),将这种方式施加于另一人身上一定不能使其完全魂泄。

什么是完全魂泄?完全魂泄指的是一个人的灵魂完全地脱离肉体时的状态。但实际上,这只是包括那位神学者在内的所有研究人员的错误认识。

这个计划究竟是什么?计划的内容其实就是,相关实验人员在某种事物(未定)的引导下通过 已被告知的 完全魂泄 的方式摧毁 实验体的肉体,使其灵魂完整地剥离容器。

而打开背后主谋(即神学者)心愿大门的钥匙 与魂泄计划的直接关联就在于,神脉可以通过污染(蚕食?吸收?同化?)收集到的灵魂来逐步实体化。

1990年左右,魂泄计划启动时,最先一批的参与者在原来的神庙废墟上盖起了一所名义上是天主教资助的学校,其原本目的是为了掩盖在学校的地底下所进行的直通神脉的迷宫建设。最先一批的参与者里有,本作男主的父母和男主青梅竹马的父亲(原因需解释)。

1993年,因为某件事情的发生,魂泄计划的性质产生了180度的改变,实验对象由动物变为人类。女主角萩尾枰,即未来男主小时候的幼驯染诞生。

1994年,实验所用的五层迷宫建成。同年,男主小此木千贺诞生。

1994年至2000年年间,所在城市的人们因频发失踪案而开始变得惶恐不安。

1996年,魂泄计划的部分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利用得到的神脉力量来进行肉身人偶研制。同年,男主的妹妹小此木逢诞生。

1997年,神脉出现反斥效果,迷宫第五层坍塌,之前所在的工作人员撤离了该层。第五层成为废层。

2000年,在某个契机下,位于迷宫第二层的一位女性实验体成功地逃离了二层空间,由于始终无法找到返回一层的路于是下到三层,在三层的一处名为魍の间的实验场所里杀死了本层惟一的一名工作人员并在这名工作人员身上找到了与魂泄计划有关的录像和资料。这位女性在匆忙的阅读观看后,于两个小本子上 把相关资料抄录成 两个重要物品|“地狱幸存者的记录A和B”。因为掌握了有关魂泄计划的迷宫概图资料并且了解到迷宫四层有一个直通地上的通道后,女性实验体决定到达四层。她通过魍の间里放置的人偶熔炉 制作出了另外两个人偶自己,希望借此通过已知的“灵魂溯流”理论来备份自己的肉体,以应可能遇到的不测。她把记录A放在了人偶1的口袋里,把记录B放在了人偶2的口袋里。本体离开魍の间后,她来到相对着的魉の间寻找下去的路,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在魍の间杀死的那个人却出现在魉の间中,并把此女性杀死。此女性死后,人偶1随即在魍の间复活。在一片灵魂回忆的碎片似的恐惧与胆怯中,携带着“记录A”的人偶1还是离开了魍の间,走进了走廊。看着魉の间的大门,人偶1不记得在里面自己的本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人偶1还保留着本体灵魂深处的最强愿望:“离开。”并且靠着记录A的提示回想起自己是要前往四层那通往地上的出口。但因为那来自内心的不明战栗,所以人偶1没有再次进入魉の间,而是在魉の间的门上,划破手指小心翼翼地用自己的血浆写上“请不要进来,下个自己”这几个血字来提醒之后的人偶2。紧接着,人偶1来到第三个房间魑の间,并在魑の间里找到了一个下去的楼梯,自认为找到了下往四层的路的人偶1走下楼梯后实际上是来到了三层的最后一个房间 鬽の间,进入鬽の间的人偶突然停止了机体的活动倒在了地上,物品“地狱幸存者的记录A”掉在了魑の间与鬽の间的楼梯口。人偶2此时在魍の间复活,同样的,灵魂深处那“离开这里”的愿望还是没有变,但是由于人偶2身上口袋里装的是并未记录着“出口在四层“这条信息的记录B,所以人偶2离开魍の间并看到上个自己在魉の间门上留下的血字后,阴差阳错地开始往上走,即返回了第二层。返回了第二层后,人偶2被前来的第二层的工作人员抓住,并误当成了本体,重新带回了最初逃离的实验屋子,并在那里死去。物品 “地狱幸存者的记录B”被放在了人偶2的衣服口袋里并最后被一名实验人员发现,此名实验人员便是男主的母亲小此木鹰子。男主的母亲私自地保留了这个记录B,并把它带回了地上。在随后对人偶2进行的完全魂泄实验中,第二层的工作人员终于发觉了这名女性其实只是一个人偶的事实。

以上描述后关于迷宫整体及第三层的某些解释和设定:迷宫在第五层已废的前提下有着原来的四层。但是不同的层到达地上的方式是不一样的,第一二这两层是最浅的层,第一层可以通过某些方法直接回到地上的几个出口,下到第二层后也同样可以回到第一层再回到地上,那名女性实验体之所以一开始在二层逃离的时候找不到回一层的路是因为二层工作人员较多,实验房间较多,寻找起来过于繁琐,而误下三层。

迷宫的第三层是可以被成为“隔离的一层”,因为通过它再往下就是魂泄主谋在1990~2009年所处在的第四层。

首先要说明的是,第三层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在魂泄计划启动初期1990年左右的时候,主谋是在几位神庙火灾中幸存下来的僧侣的协助下策划的,而这群僧侣当中有一名狂热的结界学者。第三层迷宫正是为他一个人打造的,或者说是被他一个人打造的。第三层现实意义上是不存在的,其实际只是这名结界师创造的一个由魍魉魑鬽四个屋子组成的大结界,为的是保护之后的第四层和第五层不受一二层工作人员及其他可能出现状况的打扰。并且因为在1999年第五层因神脉的反斥力而废层后,第四层修建了一个直通地上而不必经过一二三层的通道,以防备突如其来的神脉波动。于此,第三层也就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隔离层。

也就是说,当无论是谁到达第三层后,都无法再通过普通的方式下往第四、五层,想要到达第四层只能通过那个直连地上的通道直接从地上到达(这个通道的地上入口只有计划的几位关键人员知道)。

再者说,第三层的第二个作用。第三层像是一个由结界构成的管道,这个管道向第四层输送着第一二层吸收的灵魂们,具体的方法以下解释,但是一定是魍魉魑鬽四个屋子的相互作用来运转的(此处是游戏玩家的一个揭密环节)。以下先放上迷宫的图解。


如图,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可以称“第三层”为最后一层(其实不是)的原因,因为玩家可以通过一二层到达三层,但是不能下到四层;玩家可以通过地上的秘密口到达四层再上往三层,就好像是三层是饼干的夹心一样。

接下来这里具体解释三层的设计概念和此层boss结界师。

三层共有五个屋子,魍の间,魉の间,魑の间,鬽の间和一个隐藏房间 豁免の间。一二层中已完全魂泄 丧失肉体的灵魂们会经过某个通道后来到前三个屋子里,在一种散漫的状态下于各自的屋中相互融合成新的灵魂形态并经由鬽の间而输送到第四层中。鬽の间是灵魂的通往第四层的通道,而非人的通道,所以2000年逃离事件中,人偶1在到达鬽の间后,它的灵魂在鬽の间的结界术的影响下去往了第四层,而人偶的肉体留在了鬽の间里。当玩家玩到这里时,如果想进入鬽の间,一定要先在魍魉魑三个房间里转动某个机关来关闭这个灵魂的通道,否则进鬽の间灵魂离窍必死。

那名结界师,即2000年事件中此层惟一的工作人员,他把自己封印在了自己的结界中来进行完全魂泄后的灵魂的输送工作。首先要明白一点:自己的结界中自己便是神。

此人永远无法在魍魉魑鬽四个房间杀死,只能周而复始不停出现在四个房间之一中,但也只能出现在四个房间中而不能出现在走廊里或其他地方,因为这是此人的结界术而非人偶备份,包含着完整灵魂的本体位于那个隐藏房间 豁免の间里。

很重要的一点是,此层的房间位置因为是结界术作用,所以是不断变化着的,玩家可能前脚进的是魍の间,但是后脚出来再进就不是魍の间了,鬽の间会在遵循某种规律的情况下(未想好)出现在魍魉魑三个屋子中的任意一个(并非是只出现在魑の间的楼梯下,这个通往鬽の间的楼梯出现的屋子是不定的)。但惟一定量也是存在的:即2000年人偶1留有“请不要进来,下个自己”血字的那个屋子一定是魉の间。(具体的规律还没想好,但是基本就这个意思。)

打开 豁免の间 的机关就在鬽の间里,玩家需要在魍魉魑三个房间里周旋来最终找出一个拥有以下条件的鬽の间:1.鬽の间的灵魂通路机关已关闭 2.鬽の间和来到鬽の间所经过的那个屋子都不存在着此层的boss(即结界师)。

玩家一开始进入三层的时候,身上一定会有一个可以让结界师致死的二次性道具(比如还有两发子弹的手枪),随后当玩家进入了魉の间(或魍、魑之一)后,玩家便会遇到结界师,此时玩家只能选择废掉一发杀死此屋的结界师(那么另一名结界师就会在另一个房间出现)。当玩家手中的道具用完后,再遇到结界师就会被结界师杀死。魍魉魑每个房间里都有着一个联动着另两个屋子的解密机关。另外,三个屋子位置的变化也会有一定规律。(没想好)

玩家在房间位置与鬽の间关系的轮回中,若进入了魑の间并在魑の间里存在着鬽の间的情形下,便能在楼梯口获得物品 “地狱幸存的记录A”。记录A上记载的是迷宫的地图信息出入口信息和部分实验资料。

总之第三层想要达到 豁免の间 便要实现以上所述的两个条件,玩家在这层可能要挂许多次来积累经验。总体思路是仿佛解一个三元二次的方程式,三元是指三个屋子,二次是指可以杀死结界师的两次机会。

当玩家打开豁免の间的暗门后玩家可以破坏结界师的真正本体,至此第三层结界也被破坏,第三层彻底消失,玩家通过豁免の间里的暗道进入本来不能进入的第四层。

细节方面还没想好,但是思路就是这个。

关于几个理论的解释:

灵魂回溯理论:人死后(不论是否完全或不完全魂泄),溢出来的那部分灵魂在一定时间内都会想方设法地回到同性状的肉体容器(包括人偶)中。但这部分灵魂在寻找肉体的过程中会慢慢消散,并且如果在周围环境有其他灵魂时会相互融合而形成新形态的灵魂体(这就是为什么2000年逃离的那名女实验体在魉の间被杀死后灵魂再回溯到人偶1后会有些失忆的原因。)

人偶制作理论:利用了神脉的力量,人的肉体就可以被复制,而灵魂的量却始终不会变。只要有一部分灵魂,哪怕是很小的一部分,进入了人偶,人偶就能运作起来。一开始(1996~2008)实验人员制作人偶的初衷是通过人偶来吸收那些在实验中意外消耗消散的灵魂,然后通过人偶这个肉体再进行一次完全魂泄的分割以达到资源利用的最大化。

2001年 小时候的女主萩尾枰由于父亲与千贺的父母的工作关系(此时三位大人均为第二层的实验人员)认识了那时的男主,和男主在一起度过了几年美好的童年嬉戏时光。

2004年初 萩尾枰的父亲因为操作失误险些让一名实验体脱逃,而被惩罚回到一层进行浅层工作,于此萩尾枰的父亲便几乎不再与男主的父母联系,萩尾枰与男主也逐渐断开联系。

故事的开端从2007年拉开了真正的序幕。

2007年初 妹妹小此木逢在家中一次无意寻物时发现了妈妈放置在首饰盒里层的那本“地狱幸存者的记录B”,本来便一直对父母的工作充满疑惑的逢在读了记录B上的种种后开始秘密地调查父母的工作,凭着记录B中的描述,一次次的跟踪与监听中,,她终于明白父母在暗地里干着不为道德所允许的工作。魂泄,人偶,完全死亡不完全死亡,实验体,一个又一个词从那时起无时无刻不在她那单纯的脑中刺耳鸣响。

从那一年起,她生命里的 父母 已经失去了真实的意义,怀疑与虚假中,她唯一相信着的只有她的哥哥。

从那一年起,她生命里的 哥哥 被她自己赋予了太多意义。

2007年末,男主的父母在对某一实验体进行完全魂泄实验中发现了可以撼动整个实验理论基础的秘密,既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完全魂泄”,人无论怎么死亡,最真实的那一部分灵魂永远都存在于原来的肉体中。

男主的父亲通告了位于四层的某位原寺庙僧侣,却不料到的是这位僧侣害怕因此就使整个实验崩盘于是希望 借某人之手除掉男主的父母,此人就是位于迷宫1层的萩尾枰的父亲。

枰的父亲 萩尾顾 为了能到达更深的层而答应了僧侣的要求。

2008年6月,一幕计划已久的谋杀发生了。枰本来在那一天去上了学,因某事返回了家中,却恰逢自己的父亲搬挪 刚被杀死的男主父母的尸体。枰惊恐地狂奔出去,心脏也仿佛淹没在反冲现实的血泊中。但在一轮愚蠢的心理挣扎后她选择的是沉默。或许是因为自幼单亲的她太爱自己的父亲了,以至于难以去做任何伤害他的事情,哪怕这前提是父亲杀死了童年好友的父母。

2008年7月,男主父母的以“遭遇抢劫死亡为借口”的葬礼上。

男主的眼中是两位截然不同的少女。

表情木然的妹妹。

失去音讯多年的童年好友,以个人名义参加,如今正含着莫名的泪水看着自己的枰。

2008年8月,枰的父亲进入了迷宫四层进行试验工作。

2008年9月,魂泄计划在几位僧侣的怂恿下进入 最后的加速阶段 。自此两个事情的本质发生了改变:1. 建于迷宫之上的学校不再起伪装作用,而起的是资源提供作用,一个个学生被作为试验素材送向迷宫深处。 2. 人偶不再起灵魂收集再利用作用,而是变成了伪装作用。魂泄计划的工作人员不再追求完全魂泄的状态(除了四层的几位僧侣外,他们并不知道这种完美状态其实不存在。),为了快速地收集灵魂来使神脉实体化,魂泄计划开始泛滥不顾方法地杀人,为了避免一定会出现的社会恐慌,人偶被用来充当这些不完全魂泄式死亡的真人。人被抓进迷宫后,肆意地被处死,溢出来的灵魂就被输送进迷宫深处,剩余在肉体里的那些灵魂则被打入人偶。人偶之后会离开迷宫替代那个人活在世上。

2009年,和妹妹两个人靠着亲戚的援助过活下去的男主进入迷宫之上的这所学校读起高中,却在这里遇到了作为同级新生的女主枰。

自2008年8月,枰的父亲进入了迷宫最深层研究后,他得到了当初那位僧侣的信任,为了能掩人耳目,枰的父亲被安插进了这所学校成为了一名假的神父。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女儿对自己的一颦一蹙丧失实感的这位父亲,为了方便监视女儿的一举一动,便让女儿进入这所学校。

2009年的那个散漫樱花的开学式上,女主枰 眼中映出的少年的表情却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望着那个无法微笑的少年,幼时的记忆涌上女主的心头。

那一瞬间,女主的心中,她父亲所犯下的罪已经全部由她来背负。

望着那个无法微笑的少年,她觉得她欠他的所有,或许一生也不能偿还。

但至少让自己做点什么,至少自己不能再无动于衷,至少自己不能再这样沉默,

一生也不能偿还的东西,自己也要抹去无用的眼泪,攥紧手心,一点一点地去偿还。

2009年开始,一名少女用自己的方式细心照顾着一个男孩,像一个姐姐一样。

她发誓终有一天让那名男孩会重新地笑起来。

这便是 萩尾枰 女主线 的开端。

-----------------------------------------------------------------------------------------

自从2008年父母死后,妹妹的心灵在被痛苦螺旋千万遍地践踏和折磨中丧失了应有的美好形状。

逢的黑暗世界里,仅仅发着光的只有身边一直陪伴自己的哥哥。

那些忍在心中的悲哀事实,那些忍在心中的辗转话语,她都无法传达给哥哥,

她能告诉哥哥的,只有2010年夏天望着湛蓝天空时对哥哥说出口的那句话:

“哥,我喜欢你。”

尽管当时这句话被哥哥当做玩笑般抛到脑后,但之后的有一天里,妹妹无意间瞟了一眼桌上那旅游杂志的封面。

一片白色的花海。

她的眼眶不知为何湿润了。

那一刻,她下定了决心,如果有朝一日她能带哥哥去往那片花海,她定要堂堂正正地说出那曾被哥哥当做戏言的话语。

因为她是那么爱着眼前这个人。

因为她已经不能再让他离去。

“哥哥,答应我,有一天我们能去这里。”她指给哥哥看。

“恩,答应你。”

“约定好了哦。”

2011年年中那一天星期日,她一大早上就叫起了他。

“哥哥,起床,我们今天去个地方。”

久违的笑容攀上她的双颊,因为她觉得自己终于开始了忘却。

久违的笑容攀上她的双颊,因为她找到了那个地方。

两人乘上驶向城郊的巴士。

打开车窗,阳光与空气仿佛让人置身另一个世界。

可无法逃离的命运轮盘,在时隔亿万次你的沉重呼吸后,将再度转动。

巴士滚落山谷。

不完全魂泄式死亡的哥哥,就把自己的鲜血染在山崖下的白色花海里。

幸存的少女,面前的是没有理由再存在下去的这个世界。

一切消逝之际,她想到的是那个地狱。

魂泄,人偶,完全死亡不完全死亡,实验体,一个又一个词在那一刻重新响彻脑海。

魂泄,人偶,完全死亡不完全死亡,实验体,一个又一个词在那一刻重新响彻脑海。

魂泄,人偶,完全死亡不完全死亡,实验体,一个又一个词在那一刻重新响彻脑海。

啊啊,它们突然有了新的意义,对她而言的答案,原来就在地狱里。

她背上自己哥哥的尸体,忘记走了多长,走了多久。

她来到了地狱的入口。

她迈了进去。

她对着不认识的魔鬼们大喊道:“请让他活下去吧。我愿意为此付出一切,哪怕是我的灵魂。”

为首的那个魔鬼点了点头。

“呐,哥哥,约定好了哦。”

这便是 小此木逢 妹线 的开端。

-----------------------------------------------------------------------------

2011年的某个星期一,我在家中醒来。

今天,我又梦见了我的妹妹。

今天,我又梦见了那场夺去了她的生命的车祸。

我扭了扭僵直的脖子,把自己重新埋进了被子里。

-------------------------------------------------------------------------------

2012年年初,我和我的朋友前田慎二走向密得发麻的草丛中,我忘记了我们去捡了什么,只记得的是,迎面而来的黑暗。

2012年年初,一切开始了。

《花与魂的物语》: 第一章

Ogy社 首发作品

章节数:第一章节

章节名称:樱与栀子

出场人物数目及名称:小此木 时间、萩尾 秤(电话中)、小此木 逢(回忆中)

前因提要:无

正文:

第一幕。(夜,自家中。)

幕首语:

2011年的某个星期一,我在家中醒来。

今天,我又梦见了我的妹妹。

今天,我又梦见了那场夺去了她的生命的车祸。

我扭了扭僵直的脖子,把自己重新埋进了被子里。

小此木 时间(自书柜搬出一摞书,翻着):这个书柜摆在这里这么久…..里面的书竟然许多都还没看过…..以前的时候,总是妈妈在用吧。

(从这摞书中抽出一本封面印着白色栀子花海的杂志)[心被纠了一下]:这个吗…..

(看着,摸了摸杂志表面,拂去浮灰):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吗…..页脚竟然都泛黄了…还有这么厚的尘土…..

(放到一边,轻轻地笑道):没有用了呐,这些都…毕竟下个月就要搬走了。

(端起那堆书和那本杂志一起重新摆进书柜,抬起头望着书柜):恩,从此以后应该不会再有谁来看你们了吧…..

(移开视线,如释重负地坐到旁边的椅子上):下个月的公寓…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希望采光能足一点呐。哦,对了,有机会必须打个电话,必须感谢小此木阿姨…..住房的事,生活开销的事,一直以来都在麻烦着阿姨她…..我果然还是要去找份工打,这样下去…..

(闭上眼睛):这样下去,大概是不行的…

自述开始:

“我的名字是,小此木时间。现在在一个人努力地生活下去。

曾经的这个家,是有着四个人的呼吸和声音的。一脸严肃的爸爸,美丽的妈妈,我的小妹妹和我。

四年前的一天里,爸爸和妈妈在夜里回家的路上,遭遇了抢劫。

再一次见到他们俩,已经是在两块雪白的布的后面的事了。

是被刺伤失血而死的。

但我不记得我看见了什么血。

我可能什么都不记得了。

凶手最后并没有被找出来,因为什么搜查证据都不存在。

大概,四年前的那个我还小吧,死亡对于我来说,它的色彩,不是恐惧,而是陌生吧。

对于那场葬礼上的我,心里充斥的,不是悲伤,而是疑惑。

为什么,为什么坏的人,作恶的人,不能被正义所惩罚呢,甚至连被发现的权力都没有。

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做不了。

从那一天起,我,不再相信正义。

从那一天起,我和妹妹相依为命的活着。

但是,这也是过去的事了。

半年前的某个周日,妹妹拽着我的手,和我一同乘上了去往郊外的巴士。

巴士开得很慢很慢,慢到阳光都像暖暖的蜂蜜一样缓缓地流入车厢。

寥寥几人坐着的巴士,是我和她最后的时光机。

我醒来的时候,妹妹她就一个人去往了另外的世界。

巴士明明开得很慢的,我记得的,我唯一记得的那么清晰的。

我和妹妹有一个约定。

一本印着纯白栀子花海的出行杂志。

这就是我回忆的极限。

大概,我是知道的,那一天,她就是要带我去那里吧。那封面上印着的地方。

我,约定没有遵守。

我,约定没有保护。

从那一天起,我,不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神明。

因为如果真的存在的话,世界,我的人生,怎么会这么滑稽呢。

从那一天起,我,小此木时间。

一直在一个人努力地生活下去。”

自述完毕。

电话声:叮叮叮。

小此木 时间(从椅子上起身,走向中厅)[是谁呢?]

(拿起电话):喂,你好。

萩尾 秤:时间 君?是我…..萩尾…

小此木 时间:秤姐吗…..晚上好。

萩尾 秤:晚上好…..对不起,这个时间还给你打电话过去…

小此木 时间:哪有…..没关系的。话说,有什么事情吗?

萩尾 秤:特别要说的事情倒是没有…..只是想提醒你一下,明天…

小此木 时间:明天?明天有什么事吗?

萩尾 秤:果然…你忘了吗,明天可是有考试的啊…

小此木 时间:啊!差点忘了,差点忘了…..

萩尾 秤:不是差点吧…..是已经忘了吧你。

小此木 时间:恩唉…说起来也好笑,一直在被秤姐解救啊…..要不然这一次又…..唉,嘿嘿。

萩尾 秤:恩,你啊,什么时候能让我省点心就好了呐。

小此木 时间:下次一定。

萩尾 秤:诶~好强的既视感啊…..

小此木 时间:…..

萩尾 秤:总之,稍微复习一下,然后早点睡吧,睡眠是十分重要的啊,时间 君,人每天要睡——

小此木 时间:嗨,今天的萩尾秤妈妈时间 就到这里吧。

萩尾 秤:时间 君!真是的!

小此木 时间:好了好了,秤姐也早睡吧,我这就去看看笔记然后睡觉去。

萩尾 秤:恩,这才对。

小此木 时间:那…晚安,秤姐?

萩尾 秤:恩,晚安。你挂吧先。

小此木 时间(挂了电话,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打开灯):一直以来…..也有劳 秤她了呢。我自己怎么总是丢三落四忘东忘西呢…..一定要改才行…一定要改。

自述开始

萩尾 秤,是我小时候的青梅竹马。因为在我童年时,我的父母和秤的父亲曾经是非常要好的同事和朋友,所以我和秤小时候就常在一起玩。我的爸爸和妈妈,还有秤的父亲,据我所知,都是这个地区神学的研究者。爸爸妈妈在我小的时候,常常带着我读一些可能现在的我看着都未必能理解的神学论述。而秤的爸爸,在我久远的印象里,也总牵着秤的小手来到我家里,从怀里拿出一本神学故事书,字正腔圆地给我们念着。

秤从小就在单亲家庭里长大,这是我仅仅知道的关于她个人的事情。

这种两家的温暖也就持续了两三年。

后来的后来,不知为何,秤的父亲就几乎很少再来到我家里做客了,相应的,秤也就跟我断开了联系。

但,现在…..

再后来,爸爸和妈妈的葬礼上,也就是从失去联系后过了大约七八年,我才再次见到了秤姐。

那一天的葬礼上,秤姐的模样,就好像失去的是自己的父母一样。

那一天没有见到她的爸爸,可能秤姐的爸爸过于悲伤不愿来了吧。

那一天,我还记得的,是我的妹妹,小此木 逢。

她的表情,我忘不了。

就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一滴眼泪也没有流的她,

或许比我坚强一千倍一万倍吧。

此后那个高中的开学仪式上,散漫着无数的美丽樱花,

天空那天都被刷上了脆弱而坚强的粉红色,

这位叫萩尾 秤的女孩子,像是相隔了几个世纪,

在同一所学校里,和我重新相遇了。

秤姐,一直都很在照顾着我。

是她有时让我觉得,我没有真的在踽踽独行。

是她有时让我觉得,我在活着。

自述完毕

小此木 时间(关了灯,走到床前):恩…..明天有考试,加油!

黑暗洒进来,几秒的空白。

(瘫在床上,闭上眼睛):我在活着…..

(脑中闪过白色花海的场景。)

第一幕,完。

第一章故事流程

第一幕 妹妹逝去月数有三,下个月男主就要搬出去一个人住公寓。男主整理收拾如今的房间时,发现了那本粘着一层灰的出行指南杂志,杂志的封面是已随着纸张的时日而微微泛黄的一片白色花海。至此男主开始对过去的自述,感到自己正在学会慢慢忘却失去亲人的痛苦,过多的承担已使自己由刻骨的肩酸变为恍惚的麻木。虽男主自心底无比希望开启新的生活,却不得不又深陷现实的残酷和内心的孤独。此时女主打来电话,叮咛男主明天有学业考试要注意复习和睡眠。男主自此开始对女主的简单描述,此处最好附上关于女主的第一张CG(这张CG的内容是男主在高中和女主相隔多年重逢后对女主在散漫樱花的背景下的第一印象图,具体见剧情简介中的年表2009年,此张CG在女主线最后解释一切的时候还会再用)。几番自我纠结后男主疲惫地躺上床,脑中再次闪过白色花海的场景。第一幕完。

第二幕 镜头切到转天考完试后的班级里,男二号过来搭话,至此简单地介绍他。随后女主也出现过来搭话并带过来便当。此时大体上描写一下这个学校的性质(什么宗教啊,或者地理位置啊,并且提到有耳闻于几十年前的火灾,然后提到女主那佯装神父的父亲)。下午放学后男主来到学校的礼堂里想来做个祷告,遇上了女主的父亲,男主向着他说了几句话,结果神父背着身没理会男主(这里可以把气氛渲染的恐怖一点,神父不理男主是因为那时神父已经知道男主是人偶,没有同等对话的必要)。女主推门而进,看到眼前场景后差点晕厥。男主随后被女主拉走,在校门口男主询问女主为何自己要受父亲如此冷遇,女主强颜欢笑地找了个理由敷衍男主。男主回到家后因为心里太疲惫于是躺下就睡了,半夜梦中隐约听到妹妹在耳边呼唤:“我们的约定,哥哥你都忘了吗”后被惊醒,内心无比愧疚的男主从床上爬起来,拉开收纳柜看着那本白色花海的杂志恸哭流泪,一片伤痛中男主临近崩坏边缘,大声地嘶喊着生活的残酷,觉得一切都是骗人的,都是这个世界的假象(跟我一开始写的那个游戏的卷首语相照应)。男主哭着撕碎了杂志,砸碎了许多东西,掀倒了柜子,结果你懂的,“地狱幸存者的记录B”从柜子后面滑了出来,男主捡起来读了读却并不明白上面写的那些意思,随手扔到一边儿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睛。第二幕完。

第三幕 屏幕瞬间黑掉,然后镜头直接切换到一个圆形的聚焦点。这个能隐约看清的圆形视角里,横七竖八地堆叠着不同的尸体(其实是人偶,这块儿我觉得能弄得很恐怖),男主就躺在他们的最上面。男主就在死人堆中醒来,恢复意识后各种吃惊吓晕,然后屏幕黄掉开始倒叙回想男主为什么会在这里。就在第二幕的转天,男主的基友已经被工作人员选定成为下一批魂泄的实验素材。基友上体育课时叫上了男主一同去草丛捡某个物件(体育用品也好,球也好),结果被埋伏的魂泄工作人员一同抓走。男主回忆的极限是进了草丛,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这是男主能模糊的回想起来的,玩家所暂时了解的故事前提的明线。还有一条暗线,就是基友在男主醒来后已经被拿去做了实验,而为什么男主却没被怎样,被放到了死人堆里,这些是因为,男主本身是个人偶,并没有成为素材的资格,所以他才没被抓走关起来,而是被放到了人偶容器堆放室。 几番内心折磨后玩家可以开始操作男主,视角范围没有变,还是以男主为中心的一块可以看清的小圆形部分。圆形视野跟随男主的位移而动。此时男主是爬行的样子,玩家会在万千尸体上乱爬几秒,随后在圆形视野的下面处会瞬间闪过某个东西,然后周围响起“不要再靠近这里了”的警告(设定为留在5层的妹妹发出来的),如果玩家此时继续向下爬,那么警告的迹象会愈加明显并且视野的范围会愈加缩小,;如果玩家不停继续向上爬,那么警告的迹象会愈加朦胧并且视野的范围会愈加增大明朗。这个空间有两个出口,如果玩家选择了向上爬并通过上出口,那么男主将回到地上的某个地方,此为全游戏第一个bad end;如果玩家选择了向下并通过下出口,那么男主将进入地下迷宫一层的某个房间内。至此,第三幕完。 第一章完。


​運沙 / Wei / Dh722
1995
普度大学计算机科学系 / Purdue Univ. CS / パデュー大学 コンピュータ科学
南加州大学计算机游戏研发 / Univ of Southern California CS Game Dev / 南カリフォルニア大学 コンピュータ科学 ゲーム開発
I make my own to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