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s-bellmer-untitled-the-cube-ca-1940.p
history-of-dada-phaidon-900x450.png
  • 運沙

[半途而废集] 《花与魂的物语》剧本


此集如名,全都是半途而废的作品。收录了我从初中到高中所有尝试写过的小说。

《花与魂的物语》本来是我在高中毕业后与一帮同僚想出来的一部游戏作品。我们过家家般地在当时建了一个叫“OGY社”的组织,想以这个游戏作为首发作品。

作废原因:同僚各走东西。

续写可能: 可能。

《花与魂的物语》

人物对应

男主——小此木 千贺

男主妹妹——小此木 逢

女主——萩尾 枰

男主朋友——前田慎二

主谋——三轮皆我(这个名字用不用给出都是个问题)

男主爸爸——小此木 御人

男主母亲——小此木 鹰子

女主父亲——萩尾 顾

剧情简介及部分年表

千年的神脉深埋地下,几十年前神庙的意外火灾使得神脉感知这个世界的末端消殆了。 一位懂得灵术的神学者在经历了某件令其毁三观的事情后希图通过复原神脉,即让神脉实体化这种方法向神灵寻求某个解答。在几十年前神庙火灾的几个幸存僧侣的帮助下启动了名为“魂泄”的计划。

人是由肉体和灵魂共同构成的,就如同玻璃杯和杯中的水的关系一般,肉体承载着灵魂的重量,灵魂依附着肉体的形状。从出生到死亡,人所经历的是一个蒸发的过程,孩子的灵魂最满盈,老人的灵魂最枯涸。但如果放弃了缓慢老化的死亡方式而采用特殊方式使其灵魂的容量减少,即如遭遇意外的肉体创伤所构成的死亡等,那么就好似在那玻璃杯的杯壁上用锐器开了个口子,灵魂的水会迅速泄出来。此即谓之“魂泄”,及肉体受创与灵魂流出的总过程。

对于同一个人来说,不同的魂泄方式导致不同的魂泄结果。还是回到玻璃杯与杯中水的比喻上去,一把冰锥对杯壁的刺击就好比是一次可以致死的肉体创伤,但是刺击这个一次性动作并不能保证容器破碎后所产生的效果具有唯一性。即是说,不同的刺击形式必定造成不同的容器内容物的泻出效果,刺击杯的下沿使其穿透必定相比于刺击杯的上沿使其穿透更能使容器内容物充分流出。所以,对象是某一个人时,断首这种死亡方式可能会比腰斩更能使其人的灵魂脱离肉体,而换成肢解这种方式也可能会让魂泄更彻底。

对于不同的人来说,相同的魂泄方式也会导致不同的魂泄结果。本质上,所有肉体皆为空洞的容器,肉体的总表象也大致相同。但是无论这个世界上的何人与何人,都有着两点差别依据:首先,人的本源是不同的,有些人生而脾气火爆易怒,有旺盛的性欲,有些人则天性温和绵柔,不易主动。其次,每个人体都在同一秒钟呼吸着不同污染指数的空气,喝着清清浊浊的水,体验着不同的事件。这便是不间断地存储于人体脑中细胞内的万千数据,人的经历。本源和经历,其实际上便是衬出灵魂这种存在的媒介,人类彼此不同正是因为它们在质上是绝对惟一而在量上是绝对无限。而肉体这份容器,只是受到了本源的熔化炼就,再经过了经历的打磨而成的工艺品,因为本源与经历是绝对惟一并绝对无限着,所以容器同样是质上绝对惟一并量上绝对无限着。最后得出结论,每个人都拥有着与他人不同的容器模样。所以,如果一次抽肠能使一个人完全魂泄(完全魂泄的概念后面要解释,与剧情相关的重点),将这种方式施加于另一人身上一定不能使其完全魂泄。

什么是完全魂泄?完全魂泄指的是一个人的灵魂完全地脱离肉体时的状态。但实际上,这只是包括那位神学者在内的所有研究人员的错误认识。

这个计划究竟是什么?计划的内容其实就是,相关实验人员在某种事物(未定)的引导下通过 已被告知的 完全魂泄 的方式摧毁 实验体的肉体,使其灵魂完整地剥离容器。

而打开背后主谋(即神学者)心愿大门的钥匙 与魂泄计划的直接关联就在于,神脉可以通过污染(蚕食?吸收?同化?)收集到的灵魂来逐步实体化。

1990年左右,魂泄计划启动时,最先一批的参与者在原来的神庙废墟上盖起了一所名义上是天主教资助的学校,其原本目的是为了掩盖在学校的地底下所进行的直通神脉的迷宫建设。最先一批的参与者里有,本作男主的父母和男主青梅竹马的父亲(原因需解释)。

1993年,因为某件事情的发生,魂泄计划的性质产生了180度的改变,实验对象由动物变为人类。女主角萩尾枰,即未来男主小时候的幼驯染诞生。

1994年,实验所用的五层迷宫建成。同年,男主小此木千贺诞生。

1994年至2000年年间,所在城市的人们因频发失踪案而开始变得惶恐不安。

1996年,魂泄计划的部分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利用得到的神脉力量来进行肉身人偶研制。同年,男主的妹妹小此木逢诞生。

1997年,神脉出现反斥效果,迷宫第五层坍塌,之前所在的工作人员撤离了该层。第五层成为废层。

2000年,在某个契机下,位于迷宫第二层的一位女性实验体成功地逃离了二层空间,由于始终无法找到返回一层的路于是下到三层,在三层的一处名为魍の间的实验场所里杀死了本层惟一的一名工作人员并在这名工作人员身上找到了与魂泄计划有关的录像和资料。这位女性在匆忙的阅读观看后,于两个小本子上 把相关资料抄录成 两个重要物品|“地狱幸存者的记录A和B”。因为掌握了有关魂泄计划的迷宫概图资料并且了解到迷宫四层有一个直通地上的通道后,女性实验体决定到达四层。她通过魍の间里放置的人偶熔炉 制作出了另外两个人偶自己,希望借此通过已知的“灵魂溯流”理论来备份自己的肉体,以应可能遇到的不测。她把记录A放在了人偶1的口袋里,把记录B放在了人偶2的口袋里。本体离开魍の间后,她来到相对着的魉の间寻找下去的路,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在魍の间杀死的那个人却出现在魉の间中,并把此女性杀死。此女性死后,人偶1随即在魍の间复活。在一片灵魂回忆的碎片似的恐惧与胆怯中,携带着“记录A”的人偶1还是离开了魍の间,走进了走廊。看着魉の间的大门,人偶1不记得在里面自己的本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人偶1还保留着本体灵魂深处的最强愿望:“离开。”并且靠着记录A的提示回想起自己是要前往四层那通往地上的出口。但因为那来自内心的不明战栗,所以人偶1没有再次进入魉の间,而是在魉の间的门上,划破手指小心翼翼地用自己的血浆写上“请不要进来,下个自己”这几个血字来提醒之后的人偶2。紧接着,人偶1来到第三个房间魑の间,并在魑の间里找到了一个下去的楼梯,自认为找到了下往四层的路的人偶1走下楼梯后实际上是来到了三层的最后一个房间 鬽の间,进入鬽の间的人偶突然停止了机体的活动倒在了地上,物品“地狱幸存者的记录A”掉在了魑の间与鬽の间的楼梯口。人偶2此时在魍の间复活,同样的,灵魂深处那“离开这里”的愿望还是没有变,但是由于人偶2身上口袋里装的是并未记录着“出口在四层“这条信息的记录B,所以人偶2离开魍の间并看到上个自己在魉の间门上留下的血字后,阴差阳错地开始往上走,即返回了第二层。返回了第二层后,人偶2被前来的第二层的工作人员抓住,并误当成了本体,重新带回了最初逃离的实验屋子,并在那里死去。物品 “地狱幸存者的记录B”被放在了人偶2的衣服口袋里并最后被一名实验人员发现,此名实验人员便是男主的母亲小此木鹰子。男主的母亲私自地保留了这个记录B,并把它带回了地上。在随后对人偶2进行的完全魂泄实验中,第二层的工作人员终于发觉了这名女性其实只是一个人偶的事实。

以上描述后关于迷宫整体及第三层的某些解释和设定:迷宫在第五层已废的前提下有着原来的四层。但是不同的层到达地上的方式是不一样的,第一二这两层是最浅的层,第一层可以通过某些方法直接回到地上的几个出口,下到第二层后也同样可以回到第一层再回到地上,那名女性实验体之所以一开始在二层逃离的时候找不到回一层的路是因为二层工作人员较多,实验房间较多,寻找起来过于繁琐,而误下三层。

迷宫的第三层是可以被成为“隔离的一层”,因为通过它再往下就是魂泄主谋在1990~2009年所处在的第四层。

首先要说明的是,第三层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在魂泄计划启动初期1990年左右的时候,主谋是在几位神庙火灾中幸存下来的僧侣的协助下策划的,而这群僧侣当中有一名狂热的结界学者。第三层迷宫正是为他一个人打造的,或者说是被他一个人打造的。第三层现实意义上是不存在的,其实际只是这名结界师创造的一个由魍魉魑鬽四个屋子组成的大结界,为的是保护之后的第四层和第五层不受一二层工作人员及其他可能出现状况的打扰。并且因为在1999年第五层因神脉的反斥力而废层后,第四层修建了一个直通地上而不必经过一二三层的通道,以防备突如其来的神脉波动。于此,第三层也就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隔离层。

也就是说,当无论是谁到达第三层后,都无法再通过普通的方式下往第四、五层,想要到达第四层只能通过那个直连地上的通道直接从地上到达(这个通道的地上入口只有计划的几位关键人员知道)。

再者说,第三层的第二个作用。第三层像是一个由结界构成的管道,这个管道向第四层输送着第一二层吸收的灵魂们,具体的方法以下解释,但是一定是魍魉魑鬽四个屋子的相互作用来运转的(此处是游戏玩家的一个揭密环节)。以下先放上迷宫的图解。


如图,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可以称“第三层”为最后一层(其实不是)的原因,因为玩家可以通过一二层到达三层,但是不能下到四层;玩家可以通过地上的秘密口到达四层再上往三层,就好像是三层是饼干的夹心一样。

接下来这里具体解释三层的设计概念和此层boss结界师。

三层共有五个屋子,魍の间,魉の间,魑の间,鬽の间和一个隐藏房间 豁免の间。一二层中已完全魂泄 丧失肉体的灵魂们会经过某个通道后来到前三个屋子里,在一种散漫的状态下于各自的屋中相互融合成新的灵魂形态并经由鬽の间而输送到第四层中。鬽の间是灵魂的通往第四层的通道,而非人的通道,所以2000年逃离事件中,人偶1在到达鬽の间后,它的灵魂在鬽の间的结界术的影响下去往了第四层,而人偶的肉体留在了鬽の间里。当玩家玩到这里时,如果想进入鬽の间,一定要先在魍魉魑三个房间里转动某个机关来关闭这个灵魂的通道,否则进鬽の间灵魂离窍必死。

那名结界师,即2000年事件中此层惟一的工作人员,他把自己封印在了自己的结界中来进行完全魂泄后的灵魂的输送工作。首先要明白一点:自己的结界中自己便是神。

此人永远无法在魍魉魑鬽四个房间杀死,只能周而复始不停出现在四个房间之一中,但也只能出现在四个房间中而不能出现在走廊里或其他地方,因为这是此人的结界术而非人偶备份,包含着完整灵魂的本体位于那个隐藏房间 豁免の间里。

很重要的一点是,此层的房间位置因为是结界术作用,所以是不断变化着的,玩家可能前脚进的是魍の间,但是后脚出来再进就不是魍の间了,鬽の间会在遵循某种规律的情况下(未想好)出现在魍魉魑三个屋子中的任意一个(并非是只出现在魑の间的楼梯下,这个通往鬽の间的楼梯出现的屋子是不定的)。但惟一定量也是存在的:即2000年人偶1留有“请不要进来,下个自己”血字的那个屋子一定是魉の间。(具体的规律还没想好,但是基本就这个意思。)

打开 豁免の间 的机关就在鬽の间里,玩家需要在魍魉魑三个房间里周旋来最终找出一个拥有以下条件的鬽の间:1.鬽の间的灵魂通路机关已关闭 2.鬽の间和来到鬽の间所经过的那个屋子都不存在着此层的boss(即结界师)。

玩家一开始进入三层的时候,身上一定会有一个可以让结界师致死的二次性道具(比如还有两发子弹的手枪),随后当玩家进入了魉の间(或魍、魑之一)后,玩家便会遇到结界师,此时玩家只能选择废掉一发杀死此屋的结界师(那么另一名结界师就会在另一个房间出现)。当玩家手中的道具用完后,再遇到结界师就会被结界师杀死。魍魉魑每个房间里都有着一个联动着另两个屋子的解密机关。另外,三个屋子位置的变化也会有一定规律。(没想好)

玩家在房间位置与鬽の间关系的轮回中,若进入了魑の间并在魑の间里存在着鬽の间的情形下,便能在楼梯口获得物品 “地狱幸存的记录A”。记录A上记载的是迷宫的地图信息出入口信息和部分实验资料。

总之第三层想要达到 豁免の间 便要实现以上所述的两个条件,玩家在这层可能要挂许多次来积累经验。总体思路是仿佛解一个三元二次的方程式,三元是指三个屋子,二次是指可以杀死结界师的两次机会。

当玩家打开豁免の间的暗门后玩家可以破坏结界师的真正本体,至此第三层结界也被破坏,第三层彻底消失,玩家通过豁免の间里的暗道进入本来不能进入的第四层。

细节方面还没想好,但是思路就是这个。

关于几个理论的解释:

灵魂回溯理论:人死后(不论是否完全或不完全魂泄),溢出来的那部分灵魂在一定时间内都会想方设法地回到同性状的肉体容器(包括人偶)中。但这部分灵魂在寻找肉体的过程中会慢慢消散,并且如果在周围环境有其他灵魂时会相互融合而形成新形态的灵魂体(这就是为什么2000年逃离的那名女实验体在魉の间被杀死后灵魂再回溯到人偶1后会有些失忆的原因。)

人偶制作理论:利用了神脉的力量,人的肉体就可以被复制,而灵魂的量却始终不会变。只要有一部分灵魂,哪怕是很小的一部分,进入了人偶,人偶就能运作起来。一开始(1996~2008)实验人员制作人偶的初衷是通过人偶来吸收那些在实验中意外消耗消散的灵魂,然后通过人偶这个肉体再进行一次完全魂泄的分割以达到资源利用的最大化。

2001年 小时候的女主萩尾枰由于父亲与千贺的父母的工作关系(此时三位大人均为第二层的实验人员)认识了那时的男主,和男主在一起度过了几年美好的童年嬉戏时光。

2004年初 萩尾枰的父亲因为操作失误险些让一名实验体脱逃,而被惩罚回到一层进行浅层工作,于此萩尾枰的父亲便几乎不再与男主的父母联系,萩尾枰与男主也逐渐断开联系。

故事的开端从2007年拉开了真正的序幕。

2007年初 妹妹小此木逢在家中一次无意寻物时发现了妈妈放置在首饰盒里层的那本“地狱幸存者的记录B”,本来便一直对父母的工作充满疑惑的逢在读了记录B上的种种后开始秘密地调查父母的工作,凭着记录B中的描述,一次次的跟踪与监听中,,她终于明白父母在暗地里干着不为道德所允许的工作。魂泄,人偶,完全死亡不完全死亡,实验体,一个又一个词从那时起无时无刻不在她那单纯的脑中刺耳鸣响。

从那一年起,她生命里的 父母 已经失去了真实的意义,怀疑与虚假中,她唯一相信着的只有她的哥哥。

从那一年起,她生命里的 哥哥 被她自己赋予了太多意义。

2007年末,男主的父母在对某一实验体进行完全魂泄实验中发现了可以撼动整个实验理论基础的秘密,既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完全魂泄”,人无论怎么死亡,最真实的那一部分灵魂永远都存在于原来的肉体中。

男主的父亲通告了位于四层的某位原寺庙僧侣,却不料到的是这位僧侣害怕因此就使整个实验崩盘于是希望 借某人之手除掉男主的父母,此人就是位于迷宫1层的萩尾枰的父亲。

枰的父亲 萩尾顾 为了能到达更深的层而答应了僧侣的要求。

2008年6月,一幕计划已久的谋杀发生了。枰本来在那一天去上了学,因某事返回了家中,却恰逢自己的父亲搬挪 刚被杀死的男主父母的尸体。枰惊恐地狂奔出去,心脏也仿佛淹没在反冲现实的血泊中。但在一轮愚蠢的心理挣扎后她选择的是沉默。或许是因为自幼单亲的她太爱自己的父亲了,以至于难以去做任何伤害他的事情,哪怕这前提是父亲杀死了童年好友的父母。

2008年7月,男主父母的以“遭遇抢劫死亡为借口”的葬礼上。

男主的眼中是两位截然不同的少女。

表情木然的妹妹。

失去音讯多年的童年好友,以个人名义参加,如今正含着莫名的泪水看着自己的枰。

2008年8月,枰的父亲进入了迷宫四层进行试验工作。

2008年9月,魂泄计划在几位僧侣的怂恿下进入 最后的加速阶段 。自此两个事情的本质发生了改变:1. 建于迷宫之上的学校不再起伪装作用,而起的是资源提供作用,一个个学生被作为试验素材送向迷宫深处。 2. 人偶不再起灵魂收集再利用作用,而是变成了伪装作用。魂泄计划的工作人员不再追求完全魂泄的状态(除了四层的几位僧侣外,他们并不知道这种完美状态其实不存在。),为了快速地收集灵魂来使神脉实体化,魂泄计划开始泛滥不顾方法地杀人,为了避免一定会出现的社会恐慌,人偶被用来充当这些不完全魂泄式死亡的真人。人被抓进迷宫后,肆意地被处死,溢出来的灵魂就被输送进迷宫深处,剩余在肉体里的那些灵魂则被打入人偶。人偶之后会离开迷宫替代那个人活在世上。

2009年,和妹妹两个人靠着亲戚的援助过活下去的男主进入迷宫之上的这所学校读起高中,却在这里遇到了作为同级新生的女主枰。

自2008年8月,枰的父亲进入了迷宫最深层研究后,他得到了当初那位僧侣的信任,为了能掩人耳目,枰的父亲被安插进了这所学校成为了一名假的神父。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女儿对自己的一颦一蹙丧失实感的这位父亲,为了方便监视女儿的一举一动,便让女儿进入这所学校。

2009年的那个散漫樱花的开学式上,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