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運沙

黄昏时候的七张脸


脸一 在永无止境的幻觉里,有何物正积聚着,缓慢而富有力量。 时间的流淌贯穿了我的胸膛。我似是死了,又且且活着。 乌鸦站在我的肩膀上,凄厉嚣张地叫着。 万千重复着轮回的日子里,只有黄昏能给予我一副释然的模样。 一到夜晚,我又将似是活着,但且且地死了。 脸二 除了天空以外,我可以俯视一切。 我那钢筋混凝土的脚趾头下面,熙攘的人群如密密麻麻的蚂蚁一般,在费力地爬动着。 树木,路灯,排楼,你们这些东西应该为你们自己能被我隐约所看见而自豪。 黄昏的时候, 我低下头,城市的胴体可以被我一览无遗。 黄昏的时候, 我抬起头,天空却露出粉红的笑靥笑着我。 迷人而蛊惑的妖精般的笑容,是妳对我的诱引吗?还只是妳对我的讪笑? 我想被妳仰视,我想被天空仰视。 脸三 嘀嘀, 我被人熄了火,丢弃在黄昏的道路边。 嘀嘀,双行的道路,一边是络绎不绝地翻涌着的同僚们,一边却空荡荡地无人来往。 嘀嘀,我很庆幸我被停在了赋闲着的一边,否则又将饱受同僚们吵嚷呜号的折磨了。 嘀嘀,你们最好永远也别回来,好也容我欣赏欣赏路旁那些落着余晖的桦树,欣赏欣赏路的尽头那燃烧得璀璨的太阳。 嘀嘀,啊,这温柔动情的阳光撒在我那银黑色的金属外壳上时,我像是感觉到了上帝的慷慨和荣光。 嘀嘀,路,这边的,沉睡着的如处子般的路,你想必也很享受吧,有我一个的陪伴,有煦煦阳光的陪伴,你该多么的快乐啊。 脸四 黄昏时候,我走在城市的边缘处。 原想着去假装信步闲游状,但方才自身边走过了一位涂着红唇,套着宽大T恤的长发少女后, 我的心灵便又骚动起来,我的步子也终沉重得难以拾起。 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胸腔里就像被塞了一块铅,它膨胀着同时碰撞着,堵得我说不出任何话来。 我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打开屏幕,点开了短信。 注视着收件人里她的名字,我突然在眼中划过了莫名的泪光。 我闭上眼睛,我的脑中回荡着那些我爱过的人和爱过我的人的生息肖像。 那些无心的与有意的伤害的背后,他们和我的恸哭的脸庞。 屏幕暗下去又亮起来,是她发来的短信。 “终于放学啦!呜呜,今天好累!物理老师好烦!” 我鼓起勇气朝前看去, 太阳仍像一个时钟一样,在地平线外的世界里滴答滴答地消逝着。 葱绿的树木仍连成相拥而相安无事的一片,它们之上,每个叶片的轮廓线全像是被谁人的笔描过般,分明可辨。 天边,卷叠起来的几簇云朵,静静地浮着。稠稠的夕红熔进云朵中,凝固后,如同情书信封上的一斑火漆。

我低下了头,专注地在屏幕上敲上了一行字, “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好吗?” 转过身去,我瞅见我身后那踽踽凉凉的影子正在一百米每微秒的速度向道路两旁延展开来。 于是我就像是受了惊吓似的,回过头去,连忙摁下了确定键。 脸五 快走开,你个黑东西! 为什么还要压在我的身上?! 今天的黄昏应该是压在对面的他的身上的啊! 你们这群臭机器!从来不给我休息的机会吗? 你阻碍我了!你阻碍我了! 我是沥青铺的,可也不是说我时时刻刻就都要受你们这群丑恶虫豸践踏的! 臭机器!今天本来我可以舒展着身子躺在这美好的阳光下小憩的! 臭机器!连欣赏一下大自然都要和你这臭机器一起吗? 脸六 除了宇宙以外,我可以俯视一切。 但我其实不喜欢俯视,下面有什么,有过什么,或正在有着什么,对我来说都是无聊而无所谓的事情。 我的身体之下,万物都已经显得渺茫、弱小、微不足道。 所以我何须俯视呢。 我更痴于仰视。 仰起头, 我望到的,是眼前这个承载着无尽未知又绽放着异样光芒的深邃宇宙。 黄昏的时候,是我最漂亮的时候,我的肌肤会被夕阳抹上一层淡丽的绯红。 我习惯于在这时打扮自己,穿的可爱一点, 然后对着宇宙努力地展示着我自己的全部,让他注意到我的存在。 如若此时有一二光芒从那宇宙的远方闪耀而来,我大概总是会红着脸低下头去羞羞地笑着的呢, 他注意到我了,他注意到我了呢。 我心说着这样笨蛋般的话语, 俯视着底下那些渺茫而无所谓的事物, 然后直到自己平静了下来。 脸七 飞的迷路了。 天空那赤色裙摆眩目地转动在我的头顶。 “我这是在哪里呢?” 放眼一瞧,视野里有一个高耸而突兀的路灯能让我歇歇脚。 这可比我出生时的那棵树要高大的多哩! 我伸展开黑色的翅膀,歪下头,把脖子伸进羽翼里,叨了叨虱子, 又笔直地降落下去。 “咔!” 我站在路灯的肩膀上,颌首低眉地吟着。 “谁来帮帮我,我这是在哪里啊.....”


​運沙 / Wei / Dh722
1995
普度大学计算机科学系 / Purdue Univ. CS / パデュー大学 コンピュータ科学
南加州大学计算机游戏研发 / Univ of Southern California CS Game Dev / 南カリフォルニア大学 コンピュータ科学 ゲーム開発
I make my own to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