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運沙

我对近期女权主义和性侵性骚扰案件的看法


(A)体谅

以好莱坞知名制作人性侵为起因,从去年开始就兴起的“metoo”活动直到现在也一直在炒得沸沸扬扬。

女权主义运动的热潮在美国至此到达了近几年的一个峰顶。

社会上下,左右派别和媒体中,女权主义似乎成为了一个焦点话题。

曾经受侵犯者,如今从阴影与压力中勇敢地走出来,指控曾对自己做出恶行的怪物。

曾经的头号明星,头号主持人还有政坛政客们,如今被贴上性侵怪物的名牌,该罚的罚,该丢饭碗的丢饭碗。

今天或明天爆料出哪个备受尊敬的人物曾性侵过十几个女人也不足为奇。

这些被指控出来的人,往往不需要经过法律法庭证实和审判的过程,其身价名声便可因为这些指控被摧毁地一败涂地。

女权主义在风口浪尖上,社会架构和机能往往也会随其意识形态不同而响应改变:

Netflix公司里推出5秒政策。男女员工之间交流,眼神不能相对超过5秒种。否则就有性侵的嫌疑。

NBC要求员工之间不准拥抱不准共享一个出租车。如果拥抱必须是个快速拥抱紧接着要立刻分离。

这些似乎已并不是极端例子。这些大公司采取的措施似乎已成为了男女工作环境下的一种标本和惯例。

当然这些都是相当左倾集团的一些例子。

但这些都是正确的例子吗?

系统虽然如此,对于谁来说这些规章定的都太过于极端,不考虑人性。

女权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它同平权主义的本质是一致的吗?

女权的意义又是什么? 是机会上的平等? 还是性上的平衡?

如果我们不能去完全地理解这些‘"主义"背后所代表的内容而盲目鲁莽地硬性去规划社会,那其中的牺牲又该由谁来负责和承担?

这些问句不单单可以放到女权主义身上,也可以放到同性恋双性恋还有变性人权益的话题上。

美国在一两年之前刚通过了同性恋合法法案,在社会大众对同性恋这些弱势群体的认识还处在一个初步幼稚的阶段的情况下,去强硬要求社会的各个部分做出调整和更变,真是合情合理的一种做法吗?

一段时间之前,在科罗拉多州发生的蛋糕店不卖给同性恋伴侣结婚蛋糕的事情。

蛋糕店老板是基督徒老头,圣经里不接受同性恋婚姻。老板说自己有信仰,店里的其他所有糕饼都可以卖给做给这对情侣,唯独婚礼蛋糕他不能接受他们的订做。

此事一出被炒得火热,同性恋情侣把老头儿告上法庭。科罗拉多州同性恋倡导者开始游行抗议说此行为是歧视。紧接着是互联网上对老头店面评价的狂轰滥炸。

当个人信仰自由与集体身份碰撞之刻,谁对谁错可能是更深刻奥妙的一个问题。

但我想知道的是,当一个人或一个集体对社会要求对他们的体谅时,他们是不是也要相对应地去体谅社会。

没有什么时白白得来的,你想得到别人的尊敬,你必须要相应地,在自尊的情况下,尊敬他人的选择。尽管这份尊敬可能会与自己的价值观相违背。

没有这种互相考虑互相体谅的心情,而只一贯以自己为弱势群体为盾牌来剥削他人的权力,这岂不是同平等的概念恰恰相反?

(B)勇气

你知道吗,有人把性骚扰归为六个等级。

在最轻的一级的性骚扰被称为“Aesthetic Appreciation”, 谓之 外表欣赏。

我听人讲过一个故事。

说一个大二的女学生在一个大学实验室里当实验人员。

这个实验室里除了这个女生之外,都是男生。

有一天,一个新来的男研究生评价了这个女孩身上香水的味道,说味道很甜。

女学生感到很尴尬,但也就得过而过,无视了男研究生的这个评价。

几天之后,男研究生问这个女孩她为什么不再用之前的那个闻得很甜的香水了。

女学生对这个问句感到很不舒服,但是因为她本身是个害羞腼腆的人,再加上实验室里都是比她岁数大的男生,她再一次沉默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男研究生继续对这个女学生身上的香水味和女学生的打扮进行评价。女学生最后因为这个男研究生决定离开了这个实验室

实验室里可能除了这个女生和男生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到底时发生了什么。

故事完结。

这个故事里的男生所作的行为可以被称为“Aesthetic Appreciation”的性骚扰,即最轻一级的性骚扰。

持续性地评价一个女孩的外表和装束就是在默默地做性暗示。这种判定或许也无可厚非。

但是这个是事情里犯错的真的就只有男生一个人吗?

假如,这个故事里的物件,不是女孩身上的香水味,而是女孩儿带的一副很漂亮的墨镜。

那评价墨镜的意义还会像评价香水的意义一样具有隐晦的影响和暗示吗?

于此看来,“Aesthetic Appreciation”, 外表欣赏,这种性骚扰上物件本体为何物是重要的决定因素。

实际上,在我们的潜意识里,香水永远都与性紧密相连,高跟鞋还有其他各种各色被放到女孩儿身上的化妆还有配饰也都是如此。

将外表欣赏归为性骚扰即是从某种程度上否定这些物件的本质作用。

男生持续性地对女孩儿的香水味进行评价,这明显是在进行性邀请和性暗示。

男生有错。

但在这个世界上打败怪物和罪恶的方法,不是逃跑和逃避。

即使一个完美无瑕的社会机制,猎食者也仍旧会存在。

这是人性所致。

你打败他们,凭借的是在他们面前大声说出''不"字,而不是掉头逃跑。

尽管在这个故事里,实验室里除了女生之外全是男生,所以有压力的因素存在。但当男生第二次评价女孩香水味道之时,这不应该成为阻挡女孩说出“请不要再评论我身上味道”的阻力。

我们需要平等的权力还有性上的平衡来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我们有时候更需要另一个东西,没有了它比没有权力更可怕。

勇气。

写于 08/30/2018凌晨


​運沙 / Wei / Dh722
1995
普度大学计算机科学系 / Purdue Univ. CS / パデュー大学 コンピュータ科学
南加州大学计算机游戏研发 / Univ of Southern California CS Game Dev / 南カリフォルニア大学 コンピュータ科学 ゲーム開発
I make my own toys.